首頁 中國債市 資訊 正文

信用債主體評級下調數量明顯增多 產業債資質走弱 城投債資質上升

2019-06-19 16:28 中國經濟導報-中國發展網
城投債 信用債 產業債 債務逾期 信用資質

摘要:孫彬彬表示,城投債主體評級上調原因主要為以下幾點:當地經濟發展,地方財政實力加強;政府支持力度加大;地位突出;項目優勢;營業收入或凈利潤增長等。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項目優勢,這是指城投平臺所運營的項目具有一定壟斷性、發展可期或項目模式能夠帶來持續的經營性現金流。

中國經濟導報、中國發展網記者|邵鵬璐

天風證券數據顯示,2019年1~5月份,共有83家非金融類主體發生評級或展望調整,與去年同期的81家相比總體數量雖變化不大,但結構上有較明顯區別,其中評級或展望下調的主體數量占總數的38.55%,較去年同期增長12.36%。

天風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孫彬彬表示,下調的主體數量占比顯著上升,說明2018年至2019年第一季度企業經營和融資方面的壓力較大,對信用水平有著持續影響。在32家評級或展望下調的主體中,有14家主體出現了2019年以來評級或展望多次調整的情況,占43.75%,較去年下降6.25%。調整的最主要類型仍是評級下調,與去年情況類似,但評級與展望均下調的主體較只有展望下調的主體占比有所提升。

從企業性質來看,2017至2019年的1~5月份,民營企業在評級或展望下調主體中的占比顯著上升,而在評級或展望上調主體中的占比卻有所下降。對此,孫彬彬表示,民企評級調整的情況說明近年來民企面臨著債務逾期、償債壓力大、部分行業景氣度低迷等問題。目前來看,2018年下半年以來蓄積的風險仍在釋放,2019年民企壓力并未得到明顯緩解。

產業債發行主體的信用資質仍在走弱

2019年1~5月份發生評級或展望上調的主體中,產業債發行主體占比較過去兩年有所滑落,而在2019年1~5月份發生評級或展望下調的主體均為產業債發行主體。孫彬彬表示,這一特征與往年類似,說明從整體上看,產業債發行主體的信用資質仍在走弱。

評級或展望上調方面,從初始評級來看,2019年1~5月份,分別有15家與16家AA+與AA級的發行主體獲得了上調,分布顯然較往年更加集中,預計今年內AA-級及以下發行人獲得評級上調難度將有所加大。

行業方面,評級或展望上調的主體分布得較為分散,主要集中在房地產行業和鋼鐵行業。房地產依然是評級或展望上調最多的行業,上調原因主要來自企業本身。孫彬彬表示,盡管仍然受到房地產調控政策等因素影響,但部分房企具有股東優勢或區位優勢,土地及項目儲備充足,通過改善自身運營能力及負債水平獲得了評級上調。

產能過剩類行業中鋼鐵行業的信用資質改善明顯。2018年受產品價格上升等因素影響,鋼鐵企業的經營和盈利能力普遍有所好轉,同時環保政策的要求也使得資金相對雄厚、在環保上投入較多的龍頭鋼鐵企業受益。進入2019年,受鐵礦石價格上漲等因素影響,鋼鐵企業的利潤及現金流水平不可避免會較去年有所回落,但龍頭企業依然會具有較明顯優勢。

評級或展望下調方面,從初始評級來看,下調主體的初始評級分布集中在AA+、AA及AA-級,總計占比57.14%,較去年同期下降了12.42%,集中度有所下降。孫彬彬強調,更多低等級的主體評級出現了下調,信用資質進一步惡化。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5月份,AA+級主體評級或展望下調的占比有明顯提升,從去年的8.70%上升到14.29%,這說明一般來說較為優質的AA+級主體也面臨著評級或展望下調的情況,投資者需要給予更多關注。

行業方面,評級或展望下調主體的分布比較分散,目前均有3家企業遭遇評級或展望下調的行業是房地產、化工及有色金屬。

產業債發行主體評級下調是諸多因素交織結果

評級下調通常不是由唯一原因造成,而是諸多因素交織的結果。從評級報告來看,天風證券大致將2019年1~5月份發生評級下調原因歸結為以下幾方面:

——債務逾期,通常伴隨訴訟或資產凍結。2018年,受宏觀經濟及融資渠道收緊影響,大量企業出現了債務逾期或瀕臨逾期的問題。進入2019年,風險仍在延續,部分在2018年已出現評級下調的企業出現流動性緊張,最終導致債務違約。因為企業在債券違約前往往已經面臨著諸多問題,比如資產凍結、股權質押、大量訴訟等,評級公司首先會針對這些問題進行一次或多次評級下調,因此這些企業均在2019年債券違約前已經有多次評級下調。

此外,也有企業公告對瀕臨違約債券進行了展期,但由于展期表明流動性風險高,因此評級公司也下調了對主體的評級。

——債務到期壓力大。這雖然不會成為一家主體評級下調的唯一因素,但卻是常見的評級調整原因之一。盡管一些企業尚未發生債券逾期情況,但是由于償債壓力大,已經面臨著較高的風險,尤其在疊加行業不景氣、資金占用等問題時風險更為顯著。

——行業景氣度低迷。當行業需求下降或是受到政策沖擊時,產品的銷量和價格都會出現巨大的下滑,對企業的盈利能力以及現金流水平帶來較大的負面影響。同時考慮到行業景氣度低迷的問題很難在短時間內恢復,而且通常不以個別企業改善經營為轉移,融資和再融資勢必受到影響,疊加債務集中到期壓力時,企業風險極大。

——資金占用導致流動性不足。難以變現的存貨和大額應收賬款會形成對企業資金的占用,導致經營性現金流惡化。

——計提大額資產減值準備導致凈利潤大幅下降。2018年11月證監會發布的《會計監管風險提示第8號——商譽減值》一文提到了眾多對于商譽管理的辦法與要求,同時新會計準則可能將采用攤銷的方式計提商譽減值,這些都引發了上市公司的擔憂,因此在2018年年末,計提大額減值商譽成為了許多公司的選擇。商譽對凈利潤的影響,使得企業盈利水平大幅下滑,所有者權益降低,資產負債率提升,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評級公司對公司經營狀況的擔憂。

——其他原因。除上述原因外,也有些較為特殊的原因導致發債主體的評級下調。比如北京京煤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因為重要子公司無償劃轉,未來收入利潤更依賴城市服務業,而城市服務業中賓館旅游業務及汽車、鋼材貿易業務規模均逐年縮減導致評級下調。中超控股評級下調的最主要原因則是因為涉及的對外擔保未決訴訟案件共13件,擔保金額達12.24億元,法律訴訟事項多且金額大,會計師事務所出具帶有強調事項段的審計報告。康美藥業公司治理不完善,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財務管理制度無法有效實施,財務報告真實性存疑遭到評級下調。

城投債主體的信用資質穩定上升

2019年1~5月份,城投債發行主體并未出現評級下調的情況,而在上調的51家主體中則有20家城投債發行主體,占比在近3年中持續上升。孫彬彬表示,總體來說,城投債主體的信用資質穩定上升。由于城投平臺受地方經濟深刻影響,因此依然要從地域分布上來進行考慮,對比2018年與2019年同期情況可知,較為發達的省份如江蘇、浙江、北京、上海的城投平臺依然保持較為良好的信用資質。從城投級別來看,省及省會城市、縣級市縣級及區級并列為第一,均有7家主體評級上調。

從初始評級來看,2019年1~5月份,AA+級的主體成為了評級或展望上調的主要對象。盡管AA級是城投平臺中主體信用等級最為普遍的一類,但在2019年1~5月份卻并未占據主導,對比2018年可知AA級的主體在上調主體中的占比有顯著下滑。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情況是,過去3年間,AA-級別的主體在上調主體中的占比不斷下滑,說明信用資質有所改善的AA-級平臺比例降低,一定程度上可以說對AA-級城投平臺進行資質下沉的空間逐漸縮小。

孫彬彬表示,城投債主體評級上調原因主要為以下幾點:當地經濟發展,地方財政實力加強;政府支持力度加大;地位突出;項目優勢;營業收入或凈利潤增長等。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項目優勢,這是指城投平臺所運營的項目具有一定壟斷性、發展可期或項目模式能夠帶來持續的經營性現金流。比如,鄭蒲港建投繼續從事安徽馬鞍山鄭蒲港新區范圍內的基礎設施及安置房建設,業務具有較強的區域專營性;又如,山東鐵路投資控股集團的第一條控股鐵路濟青高鐵正式通車運營,對公司未來發展、產業轉型以及壯大公司鐵路板塊業務具有重要意義。

責任編輯:宋璟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香港赛马会最准杀三肖